06小说网 耽美同人 Xing爱 第 189 部分阅读

第 189 部分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Xing爱| 作者:44444444| 类别:耽美同人

    了。

    天帝城周围每隔千里便有名修为恐怖的守护者看守,这天巫城竟然荒无人烟。

    这切显得很是不正常。

    不过此时邢飞也没有去多想什么,在探查到没有任何的看守者之后,直接进入了天巫城范围,只不过却依旧是在虚无之中前进,这样可以尽量避免被天巫城中的强者发现有人闯入禁地。

    万里之遥,现在对邢飞只需瞬间而已,不过邢飞却并未如此快速,而是路上运用天之眼扫视检查,看有没有隐藏没有被自己发现的强者。

    片刻之后,邢飞距离天巫城已经只剩下最后千里,到了这里,灵魂深处那强烈的召唤之力更加强烈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

    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从下方传来,股滔天的杀气冲天而起,直接穿破虚无,将邢飞和白貂儿两人生生从虚无之中逼得现出身形。

    “什么人擅自闯入天巫城禁地?”

    伴随怒吼声,地面上座高耸大山轰然飞上天穹,出现在邢飞两人前方,“轰”的声,山峰崩溃,无数巨大的山石向着下方掉落,传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座黑色的雕像从山峰内现出身来。

    漆黑雕像足有数百张高大,人头兽身,耳戴两条青蛇,十分的阴森恐怖,狰狞如同怪兽,雕像身上散发出种恐怖的阴森之感。

    “掌管天气的祖巫旱魃雕像?”看见着黑色雕像的瞬间,邢飞的脑中轰的声巨响,下子便认出了这雕像的身份。

    竟然是古荒世界中传说中的十二位顾煌大神的老祖天之祖巫旱魃神的雕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天巫城怎么会出现祖巫雕像?

    邢飞的心神震动十分巨大,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

    雕像之上盘膝而坐名身穿古老麻衣的男子,身材魁梧,足有两丈高,其形态竟然与坐下雕像如出辙。

    这人缓缓抬头,可是看见邢飞的瞬间身子猛然剧烈的阵颤抖,不可思议的发出惊呼:“你是天巫老祖?”

    天巫老祖?

    邢飞听的愣,十分不解?

    “天气祖巫旱魃拜见老祖!”就在邢飞纳闷的时候,形态丑陋的伟岸男子忽然翻身站起,在雕像上对着邢飞跪拜下去。

    “祖巫旱魃?你真的是古荒十二祖巫中的旱魃神?”邢飞这次真正的被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晚辈正是祖巫旱魃。”旱魃神恭敬的说道,站起身来,对邢飞认出自己的身份没有任何吃惊。

    “请问,天巫老祖,您是第道分身?”旱魃再次问道。

    “什么第几道分身?”段飞听的再次愣,心中还在为对方的回答而震惊中,根本没听清楚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事实上他此时也难以想清楚这其中切。

    “天巫老祖每隔十万年分化道分身寻找本源,旱魃只是好奇询问,没有其他意思?”旱魃见邢飞吃惊,赶紧解释道。

    “原来如此。”段飞点点头,心中依旧奇怪,不过却多少明白些,感情这身前的祖巫旱魃以为自己是天巫老祖分化的分身,难道说这天巫老祖分化的分身和自己样?

    天巫老祖又是谁?难道是自己的第三道分身化身?

    想起曾经在仙界所见的仙帝,邢飞心中有些明了,但是此时却多少也想通了些。

    “你真的是十二位祖巫大神中旱魃神?”邢飞没有去追问天巫老祖的事情,他现在已经认定这肯定和自己要寻找的第三道分身化身有所联系,反而对眼前旱魃的身份出现了好奇。他想不通,十二祖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回天巫老祖的话,晚辈正是天气之祖巫旱魃。”旱魃恭敬的说道,没有任何的疑问,对于老祖分身他只是听天巫大人所说,确切也并不知晓,这无数万年来也只见过两次老祖分身回归,但是天巫大人却说没个十万年老祖会分化道分身离开天巫城寻遍周天万界寻找本源,至于天巫大人口中所说的本源旱魃更加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他却没有追问,十二祖巫只是天巫城的守护者,这是无数万年来的使命,早已在灵魂深处留下烙印,而他们更知道自身的诞生就是天巫老祖本身精血分化而成,确切的说,十二祖巫是天巫老祖的子孙后代,是天巫老祖让他们存在。心中对老祖的敬重,甚至远远超过对天巫大人,只不过他们现在却也不知道天巫老祖的真相,只是模糊知道老祖就隐遁在天巫城中,似乎是在修炼什么功法,天巫城的天巫大人也只是本身的道本源化身,是天巫老祖的代言人。

    而就在刚刚灵魂血脉的波动让他感应到了天巫城中的老祖的气息,这让他十分的不安,于是旱魃从沉睡中醒来,正遇见从远处赶来的邢飞,却不想正是老祖分身,这让他十分的激动,他清楚的从邢飞身上感应到了血脉中的牵引,虽然和以前所见的老祖分身有所不同,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怀疑。

    “吼——”

    旱魃神见邢飞出现,立身在本身雕像之上忽然仰天声嘶吼,霎时间,声震天地。

    霎时间,整个天巫城范围同时震动起来,十座高耸山峰从不同方向快速冲天而起,瞬间便来到近前,山峰崩溃,十座祖巫雕像出现在邢飞面前。

    在这些漆黑阴森的恐怖雕像之上,分别站立着或男或女十位身上有着血脉相连,气息惊天地的人影。

    “见过老祖!”

    十二位祖巫真身,同时在各自雕像上对着邢飞虔诚的跪拜在地——

    第六卷天道之谜第44章黑色囚笼

    邢飞再次向着天巫城飞去,周围十二祖巫真身成为了他的护卫般,浩荡的气息让整个混沌神界都感觉到了天巫城的动静,不少混沌神界的修炼强者从沉睡中醒来,纷纷吃惊的看着天巫城方向,不知道天巫城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巫城最深处,苍茫无尽的黑暗山脉之中,声声震天咆哮怒吼之声不断发出。

    这里是处无尽的深渊。

    在这深渊边缘高空之上,道虚无缥缈的身影静静的站立。

    他就是天巫城的最高掌控者,天巫大神,也是十二祖巫的主人,是无尽深渊的最深处天巫老祖的道本源化身,更是整个混沌神界中最为超然恐怖的存在之。

    随着路走来,邢飞的疑问也得到了解答。

    跟随在自己周围的十二个神态狰狞的强者正是本源周天在神话传说中的十二祖巫的真身,也是古荒世界中十二位古荒大神的第代始祖,太古年代,百万年前,创世神联手展开大灭世浩劫之时,十二祖巫在十二位先天灵兽皇的帮助下成功离开古荒世界,躲避开了被创世神形神俱灭的下场。

    十二位灵兽皇因此有几人陨落在古荒世界之中,成为了永久的谜团,不过其他灵兽皇并未将十二祖巫带回自己的灵兽圣域,而是带入了混沌神界,直接送来了天巫城,从那刻开始十二祖巫便成为了天巫城仅有的十二位强大守护者,也是在这里,十二祖巫知道了自身诞生的来历根源,于是更加虔诚的守护在这里,等待者天巫老祖突破恐怖囚笼。

    天巫大神显然也早已感应到了邢飞的来临,也是在这无尽深渊的上空等候他,在看见从虚无中出现的邢飞和十二祖巫时,本源身影赶紧匍匐在半空,没有说句话。

    至此邢飞没有再问出任何疑问,他已经知晓了切来历,这无尽深渊中就是自己的第三道分身化身,只不过却是被囚禁,天巫城之所以存在也是因为自己这第三道分身。

    这让邢飞心中十分震惊,他远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三道化身竟然如此恐怖,即便是被囚禁,分化出道本源化身也能在混沌神级中建立天巫城这样恐怖的禁地。

    “恭迎老祖归来!”天巫大神站起身来,恭敬的说道,看着邢飞的眼神更加的恭敬,他也只是感应到了邢飞身上那老祖的的气息,这种气息也许对其他人没有太大的压迫,可是对于他们这些因老祖而诞生的生灵来说有着至高无上的压迫感,只不过天巫大神和十二祖巫样同样没有分辨出眼前的邢飞并不是老祖的道化身,而是老祖的根源真身,就连老祖都只是邢飞道化身而已。

    “你们在这里守候!”邢飞说完,看了眼身下无尽黑暗的深渊,没有任何犹豫的便向下飞去。

    “相公,我跟你去!”白貂儿神色有些紧张,从出现在这无尽深渊上空的瞬间,她便感觉到了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寒冷和危机感,清楚的感应到了脚下这片深渊中隐藏的凶险。

    邢飞看了白貂儿眼,点点头,没有阻拦,现在白貂儿身体内的修为已经基本稳定,虚无之境,是个邢飞以前从未听说过的神秘境界,应该是在混沌之境上更为恐怖的个境界,虽然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身在虚无之境的白貂儿到底强大到了什么程度,但是不可否认白貂儿绝对是个超级恐怖的存在,有她在自己身边,即便是深渊之中有什么危险也可以帮助自己化解些。

    漆黑的深渊好似没有尽头,疯狂不干的怒吼之声从下面不断传来,越是向下就越是震耳欲聋,这吼声之中还蕴含着十分恐怖的能量波动,即便是邢飞和白貂儿也感觉自己被震得双耳发麻。

    在进入深渊的过程中,邢飞分析了下事情的根源,天巫老祖就是自己的第三道本源化身,而且是最为强大的个,这点已经毋庸置疑。而从十二祖巫的介绍中,他知道了这天巫老祖从从亘古之时就被囚禁在这深渊之中,只是每隔十万年便会分化出道分身去周天万界寻找,十二祖巫不大清楚老祖的分身在寻找什么,不过邢飞却推断出他寻找的应该就是自己。

    也正是因为这些推断和猜测他才如此肆无忌惮的进入深渊,他相信自己的第三道分身定是知道只有自己来了才能将其救出,否则他不可能每隔十万年便分化道分身出去寻找自己。

    “吼——”

    终于,邢飞来到了深渊最深处,他清楚的看见在深渊伸出有座巨大的牢笼,漆黑的牢笼,上面篆刻着玄奥古怪的符文,怒吼之声正是从这牢笼中发出,每次发出怒吼牢笼上的符文便会绽放出道道黑色光辉,十分的诡异。

    牢笼足有千丈大,其中有道看不清楚的巨大虚影在不断的挣扎怒吼,嘶声震天,在听见这嘶吼声看见这身影的刻,邢飞的心神剧烈的颤抖起来,种割裂般的痛楚从灵魂深处出现了,好像那牢笼中囚禁的正是自己。

    “相公?那牢笼很古怪,力量十分的恐怖,连我都不敢靠近!”白貂儿脸色苍白,站在邢飞身边,眼神不错神的注视着脚下数里之外的黑色囚笼,灵魂深处阵阵的感觉到不安。

    “那是我的第三道分身!”邢飞这刻更加肯定,灵魂最深处的痛楚让他感同身受的感受到了囚笼中身影的痛楚。

    他不知道这囚笼来自何处,天巫城在混沌神界已经如此恐怖,这天巫老祖定更加恐怖,可是却被囚禁在这里,实在是难以想象。

    “小白,你在这里等我,除非意外千万不要下去!”邢飞叮嘱白貂儿,然后由于了下,身子猛然冲向囚笼

    不管囚笼来自何处,他定要将这囚笼打破救出自己的第三道分身,只有这样才能分身融合恢复他的巅峰实力和曾经的所有记忆。

    第六卷天道之谜第45章转瞬千年

    “轰——”

    “吼——”

    邢飞冲向深渊囚笼的瞬间,百丈囚笼轰然剧烈的颤动起来,与此同时,囚笼中被封印的黑黑影的嘶吼之声更加的狂暴。

    时间无尽深渊的最深处如同天崩地裂般,不断的颤抖着,就连在深渊上空的十二祖巫和天巫大神也悚然露出了惊慌神色,愤愤不可思议的看着深渊的下面,可是在这深渊之中好似有道道古老而强大的力量阻隔,他们的视线根本不能看清真相,就连无上神通施展出来也不能感应到下面的切。

    囚笼上空格百里外,白貂儿的神色同样震惊无比,即便是她现在也感觉到了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危机。

    忽然,白貂儿的神色轰然变,十分的苍白。

    “相公,小心”白貂儿大声惊呼,就要不顾切的向着囚笼冲去。

    可是终究切还是来不及了。

    百丈囚笼在剧烈的颤抖中竟然崩溃了,不但如此,仿佛虚幻般消失在深渊之中,十分的不可思议,让邢飞瞬间便来到了那高大的虚影近前,只不过此时的他并没有丝毫的兴奋和喜悦,反而有种很强烈的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

    而囚笼中获得自由的黑影却没有任何动静,仿佛被彻底的镇压,显得十分的诡异。

    “轰,轰——”

    声声惊天动地的响声传来,在无尽深渊的最深处,四面八方的虚空中忽然出现了道道如同虚影般的长长的黑影。

    霎时间,无数黑影再次组合成深渊囚笼,将邢飞深深的囚禁在中间,这切发生的太快,就连邢飞都没有感应到任何的异常,便已经被囚禁了。

    “这是”

    看着笼罩在周围的深之中不断的有黑影出现,道道如同封印般加固在深渊囚笼上,让原本稀疏的囚笼不会就变的密集起来,黑影无穷无尽,好似没有数量般。

    而看着这些组成囚笼的黑色长影,邢飞的心中却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些黑影他太熟悉了,因为无穷无尽的黑影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和自己先前所见过的困天索等如出辙,甚至更加的恐怖。

    “相公——”白貂儿的惊呼从外面传来,却十分的微小,如果不是兴奋本身特意根本不能听见,即便是这样,他也仅仅是听见点声音而已。

    白貂儿的身形快速冲向充足的深渊囚笼,凭借她现在的神通境界清楚的感觉到现在重新出现的深渊囚笼和先前所见的那囚笼完全不同,她清楚的感觉出,这才真正的深渊囚笼,而先前所见的深渊囚笼只不过是个残缺不全的囚笼

    嗡——

    道无形的屏障从深渊囚笼上传出,生生的将白貂儿的身形拦住,即便是她神通修为达到了神秘的虚无之境,面对这无形屏障竟然也不能冲破。

    “小白,在外面等我——”声怒吼声从囚笼中传出,然后便彻底的消失,那正是邢飞的声音

    无穷无尽的黑色虚影从深渊虚无中出现,足有上千上万上亿条,或者更多,越来越多的黑影融入囚笼之中,囚笼中的空间越来越小,最后,深深得将邢飞淹没其中,再也没有了任何声息

    无尽深渊终于安静下来。

    死样的沉寂。

    深渊最底层,百丈大的深渊囚笼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动不动,好似个大茧,又像是个黑色的圆球。

    白貂儿生生被阻隔在千米之外不能靠近。

    “相公?”无尽的试图冲击都失败之后,白貂儿彻底的放弃了,她悬浮在深渊上空眼神黯然伤痛的看着下面的黑色圆球,眼泪止不住的落下,却无可奈何

    她清楚的听见了邢飞那最后声叮嘱,原本她以为邢飞会马上冲出,可是现在却失望了,或者说心中充满了绝望。

    等待,是白貂儿现在唯能做的事情。

    她不知道邢飞到底发生了什么,是生是死,可是她却静静的选择了等待,深渊囚笼千米内难以靠近,白貂儿不知道等待了多少时间,天,年,十年,百年

    岁月匆匆,白貂儿已经在这深渊之中等候了足足数千年,可是深渊中的黑色囚笼却没有任何的动静传出,哪怕只是丝。

    最后,白貂儿直接在深渊不远处的座山峰之上开辟出座洞府。

    她现则了在这里漫长无边的守候,边修炼自身神通稳定自身的修为境界,边每隔段时间都会飞到囚笼上空去观望阵,希望邢飞可以破茧而出,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

    可是她次次的观望,次次的失望了——

    只不过白貂儿没有任何的气馁,她也没有想到离开,因为她心中相信早晚有天邢飞会从黑色囚笼中冲出,她相信邢飞。

    岁月簌簌飞去。

    眨眼之间已经过去了八千年。

    这八千年中周天万界之中发生了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就连本源周天也发生了许多让人难以想象的大事件,可是身在混沌神界中的白貂儿却并不知晓,她的切心神全部都关注在深渊最深处那黑色的囚笼上,等着自己的相公可以有朝日冲破禁锢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嗡——”

    在本源周天通往混沌神界的古老时空通道周围有着无数重叠的空间世界,这些都是邢飞所看见的过的世界。就在此时,个空间中忽然剧烈的阵颤抖,面通天石碑从这个世界中直接飞了出来,直接飞进了时空古道,石碑如有千丈高大,碑身上篆刻着许多古老沧桑的痕迹,好像是某种古老的符文咒语。

    股浩瀚无尽的力量从石碑之上发出,竟然让周围的空间也发出阵阵的扭曲,亘古便已经存在的时空古道竟然有些难以承受石碑上散发出的力量,出现了无数的裂痕,不过这些裂痕在石碑通过之后便被种无形的恐怖力量快速的修复了

    通天漆黑的石碑如同洞穿虚无,在时空古道中穿梭,不刻就飞到了混沌神界的漩涡入口,只不过石碑却并没有停留,轰的声,竟然直接穿越了这个漩涡入口进入了更深处的时空古道

    第六卷天道之谜第46章古道深处

    几乎在同时间,时空古道周围的那些没有任何轨迹飘荡的空间世界先后不断的发出了巨大的震动。

    每个空间之中都飞出了面通天黑色的高大石碑,这些石碑有大有小,并不相同,可是其上散发的气息也不相同,但是却散发出种震撼人心的恐怖力量。

    如同第面石碑般沿着时空古道,直接冲到了混沌神界的漩涡入口然后轰然爆发出更加强悍的力量直接穿过漩涡飞去了更为深处的神秘时空通道

    面面漆黑的石碑,从个个空间世界中飞出,进入时空古道的最深处。

    如果有人看见这幕定会震惊的大惊失色。

 &nb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