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小说网 都市言情 豪门长媳十八岁 第 50 部分阅读

第 50 部分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快捷键→)

小说:豪门长媳十八岁| 作者:剑侠客PK逍遥生| 类别:都市言情

道少主的新闻,关于他的身世,关于他和甄依妍的曲折生死恋都成为了少女们迷幻的原因,很快就压过了大海捞针名誉评委陈梓弘的‘食物中毒’的新闻。

    游轮的宴会厅被婚庆礼仪公司布置的花团锦簇c优雅奢华,若不是每个关键方位都站着好几个高大威猛的黑衣保镖男,根本看不出这是属于黑道第yi大小姐的婚礼悻。

    因为临近吉时,宴会厅的围桌边已经基本坐满了宾客,将视线从池忆岿这个让自己也yi样满意的准女婿身上暂时收回,希苏美贝直接就瞪向了身边的希瑞瑞。

    “海吾吾那边的你姐夫的照片你到底收回来没有?竟然对你亲姐夫都敢下狠手欺负,你真是活该被希舒舒教训yi百遍,yi千遍,我警告你,你姐夫那些照片要是有yi张被泄露出去,我yi定和你姐姐yi起联手对你大义灭亲!”

    根本懒得理会希苏美贝女士的唠叨,穿了yi身亮粉色小礼服,将yi头卷曲长发盘起了yi个松散的发髻难得优雅打扮的希瑞瑞只是耐心地等着吉时到来,她真的很好奇海吾吾能设计出什么独yi无二的婚纱给甄依妍投。

    她的身边,当然毫无例外地坐着浪子哥商勒彬,就算坐在围桌边,他的双手也依旧握着希瑞瑞的手,很是变态的yi根根玩着她的手指打发时间,顺便欣赏着另yi对‘贤伉俪’的相濡以沫。

    “今晚去你那还是去我那?”

    “你去你那,我回我那。”

    “那怎么行,今天是我排卵期,加上今天又参加过婚礼占了孕妇新娘的喜气,应该更容易怀孕,我不管,我今天yi定要睡你!”

    “希舒舒,这是公众场合,你能不能矜持点。”

    “我已经很矜持了,要不是看在甄依妍和我老妹有交情,我直接就拉着你闪人了,我这辈子最讨厌就是参加婚礼,极无聊又无聊。喂,岿岿,要不我们玩点有趣的事情打发时间?你有没有看见那边桌上穿爱马仕蓝色套装的中年妇女?据我所知她是你姑妈的资深闺蜜,和你姑妈yi样是个财迷,玩黄金期货的,现在yi定在盯着盘子看期货k线呢,我们比赛吧,yi小时之内,谁先让她输地当场失态算谁赢怎样?”

    “希舒舒!”

    “我赢了今晚你就乖乖让我睡,要是我输了的话,那就明晚再睡你!喂,池忆岿,我已经很让步了,你再矫情我就直接对你姑妈动手了,她上次心脏病发作已经有yi个月了吧,应该复原了,可以再吓yi次了。”

    深叹yi口气,池忆岿只能转头直接凝视向了希舒舒,语重心长:

    “是3星期,还没到yi个月,所以下星期再动手比较人道,还有,对面那个中年妇女昨天已经损失了yi千多万,你要欺负她至少让她翻本yi点恢复点元气先。”

    “yi千多万?可以啊,喂,那么有趣的事情怎么不叫我,靠!那我们现在干嘛啊,真的无聊死了,要不我们四处转转去,这是游轮,应该有很多空的房间可以临时利用yi下,呵呵---”

    “快看,陈梓弘来了,他出院了?”

    随着身边名媛的口口相传,大家的视线自然地聚焦到了宴会厅入口处,目视着yi身银灰色宴会款正装打扮的陈梓弘和穿着yi身淡金色复古小礼服的房小菱缓缓步入宴会厅。

    输了地产大战,也输了海吾吾的婚纱战,甚至差点输掉yi条命,刚过去的两个月对陈梓弘来说自然是不轻松的。

    陈梓弘看清了丁夙的真正目标从来就只有房小菱yi个,他已经完全把小菱看成了她前女友的替身,想要给他前女友yi次重生的机会,如果小菱愿意‘悬崖勒马’,他会和她重新开始,如果她再yi次执迷不悟,他就要亲手毁灭她,完美yi场同归于尽的‘爱情’。

    知道丁夙已经被仇恨和现实的残酷磨灭了理智,当时陈梓弘确实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加热后的毒素进入人体后比他想象的还要猛烈,不仅立刻伤到了胃肠系统,还急速麻痹了神经系统,因此,当陈梓弘体内的毒素成功被排尽后,他依旧继续保持着昏迷状态半个月有余才苏醒过来。

    期间,小菱自然寸步不离的守在陈梓弘身边,每yi次陈梓弘迂回在鬼门关时,小菱都坚定的对他说着不许,她要他活过来,她要和他重新开始,和他们的孩子yi起幸福的活着好好地,这才是对丁夙这种变态最大的惩罚。

    在迎宾的引领下,陈梓弘和房小菱坐到了坐席边,因为陈影缡还有魏恒星分别开了另两辆车过来,所以为魏家和陈家单独辟出的这张坐席上暂时就只有她们两个人。

    手,始终紧紧握着陈梓弘的手,小菱的眼中根本看不见宴会厅里满目的宾客,她的世界唯有陈梓弘yi人存在,眼中满满都是依赖和看不够c爱不够的小贪婪。

    自从陈梓弘再次睁开眼睛,小菱便不再舍得离开他身边半步,她终于明白了自己心底真正的梦想,周游世界也好,美食也罢,yi切都再比不过陈梓弘在自己身边宠着自己的幸福。

    所以,就算陈梓弘因为输掉了地产大战必须继续当傀儡君主,而她也必须每天跟着他yi起出现在水晶宫,当个受尽千夫指的祸水王妃小菱遇人不淑连累陈梓弘中毒的事情纸包不住火,小道消息已经开始四处流传,她也没有觉得有多遗憾,只要陈梓弘始终在自己眼中,就是天堂。

    “喂,天然呆,自从我重新睁开开始,我都被你看掉几层皮了,你老公我是很帅,但这不是还有yi辈子的时间给你yi个人慢慢把玩独自享用,不用每天都那么不看白不看的光我吧,现在谁都知道你是陈家长媳,我的王妃,公众场合矜持点,乖!”根本无视着陈梓弘的小声提醒,小菱只是歪着脑袋痴痴的看着陈梓弘的酷帅侧面,比较着病床上慵懒的他和今天精心打扮后的他哪yi个更帅,然后暗暗地对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吩咐,让他尽量挑选他老爸的遗传基因继承。

    “梓弘哥哥,小菱姐姐,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你们很久了呢!”

    直到被身边的‘小欢呼’惊吓到,小菱这才收回了锁在陈梓弘身上的视线,转头望向了yi身蓝色小礼服的安陵美卉。

    “美卉?你也出院了,伤都好了吗?”

    “恩,好的差不多了,你看,手背上完全没有手术过的痕迹吧,就是脖子上的皮肤还有yi点色差,所以我开始留长头发了。”

    仔细再看安陵美卉,果然,她的招牌发箍短发留长了许多,栗色微卷的及颈长发让她褪去了几分稚气,多了几分妩媚。

    “小菱姐姐,我们家上星期就收到你和梓弘哥哥大婚的请柬了,可是,你们好像忘记给我哥哥韩宵yi张请柬了,还有,你们是不是忘记了我上次说的请求啊,就是我想让我爸爸在婚礼上巧遇我妈妈的安排?”

    小菱当然没有忘记美卉的请求,只是她和陈梓弘的大婚连她自己都没有插手的机会,完全被陈芊芊yi手包办去了,因为陈芊芊说陈家娶长媳的超级大事,作为陈家唯yi的女人,她必须yi力承担,就连屠丫丫都只能从旁协助。

    “我们的婚礼是姑姑yi手包办的,不过你放心,我yi定会单独给你yi张请柬,能请到你爸爸出席我们的婚礼,也是我们的荣幸。”

    初始看见小菱尴尬的表情还以为要碰壁,等听见小菱的肯定答复,安陵美卉才手扶心口长吐了yi口气。

    “太好了,有了双保险就安全多了。”

    “双保险?”

    “恩,希瑞瑞姐姐说她无限期推迟和商勒彬哥哥的婚期了,要是再得不到你们的帮助,我的计划就悬乎了,幸好你们愿意帮我,今天的超级大见面再加上在你们婚典上偶遇,双保险之下应该总有点效果的。”

    “今天你爸爸也来了?”

    “是啊,甄姐姐也答应帮我了,这又是我舅舅的游轮,我也算半个主人,让我爸爸和哥哥混进来实在不难,这时候我爸爸估计已经见到我妈妈了,只不过情况yi定很悲催,没办法,谁让安陵雅甄女士的性格实在有点变态,也只能委屈我爸爸吃点苦头了。梓弘哥哥,小房子姐姐,我走了啊,这种公开场合,我必须超级端庄不能随便走动,这年头,当个贵族实在不容易啊,呵呵。”

    听见安陵美卉那么笑嘻嘻的调侃着自己爸妈,调侃着自己的身份,小菱和陈梓弘都不由得被她的乐观感动到了,看着安陵美卉纯净地象朝露般的背影,小菱轻轻叹息道:

    “真心希望这yi家三口能早些团圆,也希望小美卉能早日遇见她的命中注定。”

    “这个命运应该已经出现了,喏,那个男孩,他的眼神就没有从安陵美卉身上离开过。”

    循着陈梓弘的眼神,小菱也看见了站在舷窗边,双手交叠在胸前百无聊赖吹着海风的leyi,果然,他的眼神始终就凝视着安陵美卉。

    被这么毫不遮掩的专注眼神始终锁定,安陵美卉不可能没感觉,可安陵美卉却权当没看见般在舅妈贺澜娆身边乖巧的坐下后,便开始安静地发呆起来。

    如果yi个女生对过分关注自己的男人刻意回避,无论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什么,不论这场爱情的经过是不是精彩,至少,这个故事已经开始了。

    将视线从小帅哥leyi身上收回,重新锁回到陈梓弘的脸上,有过比较,小菱更为满意陈梓弘的帅到爆棚,满意着她自己的故事。

    就算没有海吾吾的婚纱,就算对陈芊芊安排的大婚心有余悸,但只要陈梓弘yi直都在她身边宠着她守护着她,其他的yi切都变得不重要,很不重要了。

    “我听说,海吾吾刚把婚纱从盒子里拿出来,新娘就哭了,嚎啕大哭那种,看来今天的婚宴吉祥时又要推迟了。”

    “真那么夸张啊?甄依妍可是黑道大小姐,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能让她激动到嚎啕大哭,这到底是件怎样的婚纱啊?”

    “关键不是婚纱的式样,是海吾吾每次都能点中新娘的死|岤,同样的yi件婚纱看在普通人眼中根本没什么特别,但新娘穿着就会‘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全世界那么幸福’,这是以往几个新娘子说的,说的台词都yi样,厉害吧。”

    “哎呦,被你说的我真是更好奇了,可惜我结婚早,不然我yi定也让海吾吾为我设计婚纱。”

    听见了隔壁桌实在声音不小的名媛间的交流,希瑞瑞终于还是忍不住从商勒彬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猛然站起身狠狠地瞪了他yi眼以示深刻的鄙视,然后就大步走向了新娘休息室。

    受了刺激的希瑞瑞并不是想要早于旁人先看到甄依妍的婚纱有多绝色倾城,她决定直接去问海吾吾,她都已经把池忆岿的艳照给了她,也完全同意商勒彬可以让海吾吾为所欲为,她到底为什么选择莫熙帆。

    对希瑞瑞了解到微细胞,商勒彬漠视着周围人的狐疑视线,始终保持着浪子招牌笑容,yi路跟在希瑞瑞的身后当着护花使者,直到走到新娘休息室的拐角处才yi把拉住了希瑞瑞,赶在她开口说话前捂住了她的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就算你问yi百遍,海吾吾也不会告诉你真实理由,安静等在这里,你要的答案很快就在眼前了。”

    果然,商勒彬的话音落下没多久,希瑞瑞的耳中便传来了海吾吾的说话声,她貌似已经站在了新娘休息室的门外,声音有着走廊的回音。“我劝你过yi会儿再进去,新娘现在有点情绪激动,让她yi个人安静的待yi会儿吧。”

    “你还真是名不虚传!”

    “不客气,那是我应该做的,而且,能让新娘感动的从来都不是我的婚纱,而是你们自己的真爱。”

    “还是要谢谢你!”

    “谢就不必了,只是我们说好的----”

    随着yi窜清脆响动,莫熙帆貌似递给了海吾吾yi串钥匙。

    “这串钥匙里,车钥匙是我们夫妻额外送你的礼物,车就停在码头停车场,车里的gps里已经输入了地址,按着地址找到地方,用这串门钥匙就能打开门,飓风现在就在房间里等着你!”

    “他不过来接我吗?要我自己开车去见他?那么大架子?”

    “我当初答应你的是yi次相亲,三顿烛光晚餐,六个月的交往,但我没说这yi切都是飓风自愿的,你也听全了飓风和柳婼晨还有依妍之间的故事,有过那么刻苦铭心的两场爱情,他要是能心甘情愿和女人相亲才是怪事。所以,他现在是被绑着的,至于到了别墅后是放开他,还是继续绑着他完成这六个月的交往,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这算什么,太无耻了,哪有绑着人相亲交往的,这完全是欺诈,商业欺诈!莫熙帆,甄依妍,你们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听见海吾吾回荡在走廊里的咆哮,希瑞瑞这才明白了商勒彬‘技不如人’的真相,很是不屑海吾吾的低智商,听见莫熙帆走进新娘休息室然后关上了门,希瑞瑞推开了商勒彬继续捂在自己嘴上的大手掌,直接走出了拐角走向了新娘休息室门口,走到海吾吾面前,自然的恢复了yi脸天使甜美笑容:

    “我替你搞定这个叫飓风的男人,让他3个月内主动要求你和他交往,作为交易条件----”

    “我从来不接手已经被我淘汰的客户,就算推迟婚期也不行,这是我的原则!”

    “我要的交易条件不是为我设计婚纱,而且,就算我要再委托你,yi定是会带着新男人,不会是他,所以,不算老客户。”

    “什么意思?”

    “再说yi遍,我替你搞定这个叫飓风的男人,让他3个月内主动要求你和他交往,作为交易条件,你现在就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让这些新娘看见婚纱就痛哭流涕的。”

    “这也不行,这是商业秘密,也是每个新娘子的,我绝不会告诉你,至于这个飓风,我没说yi定要和他真心交往,我还真没见过被绑着的帅哥,这样的相亲应该也蛮有趣的。”

    说完,看着yi步步走出拐角,走到希瑞瑞身后站定的商勒彬,海吾吾故意大声对着商勒彬说道:

    “我也再说yi遍,我从来不接收已经被我淘汰的客户,因为来预约我的是她不是你,所以商先生你不算老客户,如果你带着准新娘来找我,我会很乐意再yi次面试你这个准新郎,如果你的牺牲条件还和这yi次yi样,下yi次,我应该会选你!”

    说着,海吾吾就握紧了手里的钥匙包,开开心心地走向了电梯,走到停车场,海吾吾用着钥匙辛苦的yi辆辆车子去试验电子锁,终于找到了那辆宾利跑车,坐进车里打开了gps,看了yi眼事先就设定好的目的地大致所在,便发动了车子,将车开出了码头停车场,路过游艇边时,隐约听见游艇上传出司仪抑扬顿挫的声音:

    “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新娘入场!”

    将车子停在了游艇边上,打开了跑车的顶棚,海吾吾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瞬间涌进车厢的,包裹着浓浓幸福感觉的海风。

    海吾吾知道,这些幸福都是甄依妍和莫熙帆还有那些真心祝福他们的亲友们小宇宙散发出的能量,这些正能量便是她每次为新娘设计婚纱真正需要的交易条件。

    “希瑞瑞,我相信你yi定会再来找我的,对你这个老客户,我或者可以破例。”

    说完这句喃喃自语,海吾吾再次踩下了油门,嚣张的呼啸出了游艇码头,直接开向了东海边的那yi片别墅群落---

    爱,是世界上变化最快的物质!

    yi秒之前还深爱,yi秒之后,就变成宁愿yi生陌路的决绝!

    只有陷入过深爱的人们才会真正懂得,

    当彼此心中不仅有爱,亦有不离不弃的挚情,爱情,才算真正完满了它的轮回!

    这份挚情,必定产生于伤痛之中,升华于相濡以沫之间,

    因为世上从来没有真正永恒的真爱,

    唯有坚信永远的恋人yi次次重新陷入深爱永不言弃!

    爱情,从来不是找yi个完美的人去爱,而是用完美的爱情去爱yi个并不完美的人!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全文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