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小说网 都市言情 豪门长媳十八岁 第 50 部分阅读

第 50 部分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豪门长媳十八岁| 作者:剑侠客PK逍遥生| 类别:都市言情

    繁谱懦粤?次有余。

    “我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退赛,我离开成功只有最后yi步了,不想前功尽弃,小房子,你能那么自由的和我通电话,说明陈梓弘并不在你身边,我希望你过来做我的助手和我yi起冲进三甲,我需要借用你的态度来成全我对陈家人的鄙视,虽然这么做yi定会让你和陈梓弘出现误会,矛盾甚至战争,但我还是相信你会来我身边,赌你心底也相信我有实力,我等你!”

    说完,丁夙就挂了电话,过了几秒,手机屏幕上又跳出了yi个彩信提示,小菱打开彩信,照片上是丁夙站在总决赛比赛舞台上拿着yi张支票做着鬼脸的照片,照片的象数不低,所以小菱清晰看见了支票上的惊人数字以及支票落款的陈梓弘亲笔签名。

    看见这张彩信后,小菱终于不再怀疑丁夙说的yi切,再抬眼看着屏幕上正皱着眉答复变态问卷的陈梓弘,心中那yi片暂时被鲜花花草掩饰住的和平再度被震出了原貌,显露出了那yi道深不见底的天阙。

    虽然四缺yi,但有着三个超级大帅哥养眼,海吾吾已经觉得人生无比美好,天空无比晴朗了,乘着他们书写这些问卷的时候,逐yi比较每个帅哥的优缺点,狠狠饱着眼福。

    ‘商勒彬果然是浪子,长的就很是标准浪子的形状,这嘴角的邪气完全不比他身边这个真正的黑道少主莫熙帆少半分,至于莫熙帆,哎呦,实在是够杀手气,而且三人里数他身材最好,隔着衣服就能看见手臂上的肌肉,还有胸肌腹肌,和这种男人在yi起绝对有安全感,走到哪里都有小弟恭敬的喊yi声大嫂,想想就过瘾啊!

    至于混血王子,哎,这个真是已经没有形容词可以形容的绝品男人啊!

    yi样的五官,没多yi个没少yi个,怎么凑在陈梓弘脸上就是那么摄魂摄魄呢,关键的关键是,这个男人从古至今都没有笑过yi次,连礼貌的微笑都懒的配合,完全点中自己的嗜冷|岤啊,哎---’

    紧紧盯着陈梓弘低头的全脸,看着他始终还是冷酷无比的表情,海吾吾相信,这个男人要是笑起来,yi定是倾国倾城绝色万年,就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博他yi笑?难怪古时候周幽王为博褒姒红颜yi笑,不惜烽火戏诸侯,原来就是这种感觉。

    突然,内线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了海吾吾渐渐专注于陈梓弘yi人的花痴光视线,明知道若不是有万分紧急的事项,助理绝不会那么不识趣的打进电话来,但海吾吾接起电话时的口气还是带着明显的不爽。

    安静的听着助理的汇报,海吾吾的脸色从不爽瞬间转换成了惊讶和不理解,旋即又恢复到了不爽,但这次的不爽明显原因不同。

    挂断电话后,海吾吾直接走到了陈梓弘的身边,很不客气的就直接抽走了他面前的调查问卷,就象监考官抓住了作弊的学生yi样的面无表情,然后直接宣布了他的提前出局。

    海吾吾的大动静不仅让陈梓弘不理解,也惊讶到了yi样忍着心底的怒火在耐心答复着每yi个问题都变态的问卷,抬起头yi并等着海吾吾的解释。

    “你未婚妻明知道今天我yi定会宣布我会选那个新娘,她竟然没有耐心等这个答案自己先走了,说明她对我设计的婚纱根本是觉得可有无,还有,她离开时竟然没有和你先通个电话,貌似连短信都没有yi个,看来你们之间的关系别说至死不渝的真爱,应该连深爱都有点勉强,连自己女人的心都握不住,光长得帅有什么用,所以,我们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了,陈梓弘先生,我决定你出局了,bebe,不送。”

    听见海吾吾用着极度不爽的语气宣布着自己出局,陈梓弘停在耳中的只有yi句,小菱不告而别离开了小洋楼。顿时,他脸色突然变得极为难看,天生比女生还红润的唇色因为心脏猛然停滞跳动而渐渐褪去了颜色,他的眼神中也缓缓升起了yi股晦暗的阴霾。站起身,陈梓弘再没有说任何的废话,连礼貌的告别都没有,只是转身大步冲出了这间阳光充盈的小屋,冲出了小洋楼,冲出了这yi片祥和宁静的花园---

    “从比赛正式开始的钟声响起后,现在已近过去整整3分钟了,各位参赛者依旧还在紧张的挑选着食材,我们来采访yi下现场观众,对这个决赛的命题‘红酒炖牛尾’有什么自己的看法,这位女士,请问您是专业人士还是普通观众?”

    “哦,我们是餐厅的厨师,我们老板叫我们来学习yi下。”

    “哦,原来是专业人士,那请你来谈yi下,如果是你参加这个总决赛,听见这样的命题,你会怎么做?”

    “牛尾是个需要长时间炖的食材,红酒也不是每yi种都适合加热煮滚,所以这个命题看似简单其实真的很难,特别是怎么短时间把牛尾炖地火候恰当,还有红酒的选择和入锅的时机都是难点,再加上组委会要求的创意元素,就更是难上加难了,我们真的很好奇这些业余的厨艺爱好者会怎么做这道菜!”

    “谢谢这位专业领域的观众,为了让选手们最大限度的发挥能力,大赛组委会不仅准备了新鲜牛尾c各种配菜c上百种锅具,还准备了1000瓶各种不同年份产地的红酒,相信所有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和这位现场观众和我yi样,除了期待最终的结局,也更期待看见这6位纯来自民间的厨艺达人怎么完成这个命题,好了,我看见已经有选手选好食材回到了参赛席位上,还有三位选手在红酒柜前踟蹰不前,确实,这1000瓶红酒没有yi瓶是重复的,该选哪yi瓶才是锦上添花的最佳选择,这对于接触红酒不多的民间厨艺达人来说确实是个难题。”

    等小菱赶到大海捞针的总决赛现场,比赛已经开始,虽然只是新闻剪辑备用的全程录播,但依旧有着现场直播的紧张气氛,想组委会说明了来意,小菱立刻换上了大赛统yi服装被工作人员带引着来到了丁夙的身边。

    看见小菱真的出现了,正在为握不稳高压锅耽误时间而皱眉的丁夙立刻惊喜于眉梢,但因为大赛已经开始,实在没有时间寒暄,他立刻就开始和小菱沟通临时变换的命题。

    听见命题突然变了,小菱顿时有种莫名的感觉在心底跳跃了yi下,但因为比赛的气氛实在太紧张,显示倒计时的巨大沙漏又在无形中加剧了选手们的心理压力,小菱便立刻逼自己深呼吸,然后专心的帮丁夙想着创意!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飞速流逝,丁夙负责炖煮牛尾,小菱负责创意拼盘,20分钟后,她愣是用煮过yi遍沸水的各色蔬菜拼盘出了yi头牛的形状。接着,只要将煮烂的牛尾拆下肉拼在蔬菜上,然后将红酒酱汁倒在盘在周围的空间,yi头在红酒中‘游泳’的水牛图便能完成了!

    看着小菱的灵机杰作,丁夙也是瞠目结舌,用着无比惊喜的眼神轻抚了yi下小菱的额发算是奖励,便拉着她回到了炖锅面前,让她也品尝yi下牛尾汤的味道。

    “味道还行吧?还有10分钟,现在加红酒时机应该刚好,可惜我对红酒这种高档东西yi窍不通,小菱你去随便挑yi瓶红酒吧。”

    赞叹着丁夙的手艺,正在意犹未尽地猛尝牛尾汤的小菱听见丁夙让她去选红酒,自然是yi愣,连忙吞下口中的汤汁不停摇头。

    “别别别,我更不懂红酒,还是你随便去选yi瓶吧,我可不想因为我选错红酒害你功亏yi篑。”

    “真没时间了,你就选包装漂亮c瓶子漂亮或者你看得顺眼随便瞎抓yi瓶就行,我的手要不是拿不住红酒瓶,刚才选材料的时候早就拿了,你去拿了红酒学他们yi样开了瓶子醒醒酒,最后5分钟再倒进锅煮应该就行了,我现在拆牛尾肉装盘,快去啊。”

    听见丁夙这么说,眼看着漏沙真的只剩下最后的yi层薄纱,小菱也不敢再耽误,慌忙跑到酒柜前,踩上临时楼梯随手从中间层的红酒架子里抽了yi瓶红酒便又跑回了灶台前,学着其他选手yi样用着开瓶器打开了红酒,然后拿过了丁夙用干净的白布擦过好几遍的超大红酒杯倒了大半杯红酒,开始学着隔壁选手yi样晃悠酒杯醒酒。

    终于,主持人宣布倒计时还有最后5分钟,丁夙连忙嘱咐小菱将将红酒倒入了锅子,自己拿起锅里的汤勺顺时针搅动着早已经被胶原蛋白煮滚得相当浓郁的牛尾汤,让红酒充分和汤混合在yi起。

    yi边的餐盘已经准备完毕,只要将牛尾汤最后装盘便大功告成,时间完全来得及,看着胜利在望,小菱和丁夙终于都长嘘yi口气。

    “你先尝尝吧。”

    见红酒和牛尾汤融合完毕,丁夙用汤勺舀了第yi勺成品牛尾汤,直接递到了小菱的面前。

    接过汤勺,小菱再看了yi眼丁夙明显较之之前更为紧张的眼神,真心理解他心底的忐忑,加入了红酒后,这锅牛尾汤立刻变成了有点诡异的暗红色,也飘起了yi股浓郁的酒香,小菱的心脏突然莫名感觉到yi股抽紧,她真的很担心自己选的红酒弄巧成拙了yi切。

    “汤既然已经完成了,你这个助理可以功成身退了。”

    刚想把汤勺放进口中,随着耳边突然出现了yi句熟悉的声音,小菱手里的汤勺立刻被yi股大力夺走,随着这个超级帅哥猛然出现在比赛现场,观众席里立刻引发了yi阵喧哗。

    “你终于还是来了!还真是会算时间,赶在最后yi刻来阻止我,可惜,我已经完成了。”

    不同于小菱的面无血色,丁夙似乎对陈梓弘的出现并不意外,回眸看了yi眼漏沙,他的眼中尽是轻蔑。“我说过,有什么冲着我来,你为什么还是选择招惹她?”

    “陈梓弘,这话该我问你,你为什么yi定不肯放过丁夙,他根本---”

    “他根本什么?根本很无辜是吗?房小菱,我现在确定的告诉你,他根本已经走火入魔,誓言要报仇,而且报仇的名单首当其冲是你,我现在只想问你yi句话,如果今天你只能在我和他之间选择相信yi个人,你会信谁?”

    从没有见过陈梓弘对自己用那么严肃的语气说话,从没有见过陈梓弘眼中出现过那么忐忑的不自信,从没有见过陈梓弘的脸上如此的没有血色,不知道为什么,在听见陈梓弘说完这句问话后的第yi秒,小菱的心中脑中眼中都只有yi句答案反复着:

    ‘我也想相信你,毫无怀疑的只相信你,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也相信我,相信丁夙呢。’

    “咣咣咣”

    随着三声锣声撞响,巨形沙漏的最后yi颗沙子流完了最后几颗沙粒,大赛预定的时间到了,因为丁夙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将作品端到成品作品桌上,视同自动放弃,他的作品失去了接受评委品尝的机会,他最终还是提前出局了。

    听见主持人宣布的这个噩耗,看着桌面上自己精心设计的那头水牛孤独的在缺少了红酒汤汁的餐盘里精致着,看着身边丁夙眼中明显的挫败和脸上强撑的微笑,小菱终于还是被激怒了,再次瞪向了陈梓弘咬牙切齿。

    “原来,这yi切都是你算计好的!你让我相信你什么?相信你没有给他那张签了你大名的支票,没有怀疑我和他之间的纯粹友情,没有处心积虑的逼他出局?陈梓弘,我真是对你太失望了,你根本就是yi个自私自利狂妄自大小心眼的男人,你根本不配做我孩子的爸爸,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相信你了,丁夙我们走。”

    听见小菱对着自己的大吼大叫,看着她主动握住了丁夙的手,看着丁夙眼中yi闪而过的得意,陈梓弘脸色更惨白了许多,横走yi步拦在了小菱的面前,陈梓弘只是望着丁夙,yi字yi句冷冷说道:

    “放过她,她是无辜的。”

    “无辜?”

    “你也看见了,她终于还是在你和我之间选择了相信你,这种蠢女人怎么配嫁给我陈梓弘,所以,她和我们陈家没有丝毫的关系,放过她!”

    听见陈梓弘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自己是蠢女人,还说自己不配嫁给他,小菱的心顿时痛地抽搐起来,眼睛里顷刻出现了决堤般的眼泪,握着丁夙的手也顿时颤抖起来。

    想要也说些狠绝的话顶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小菱最终只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推开了挡在身前的陈梓弘,决定和丁夙yi起离开这yi目的屈辱。

    当这两个人和陈梓弘擦身而过时,陈梓弘清晰的看见了丁夙嘴角的鄙夷弧度,感受到了他浑身散发出的可怕杀气。

    “站住!”

    再次喝停了房小菱的脚步,转过身,陈梓弘的眼睛直视静静凝视着这个满目眼泪不停的傻丫头,这个已经比他自己呼吸和生命更为重要的傻女人!

    “我可以代替她。”

    说完,陈梓弘再次望向了房小菱,眼中渐渐恢复了专属她yi人的温柔。

    “就算我能24小时守护在你身边,只要你心底不能真的相信我,他就有无数的机会可以伤害你。我发过誓,如果他想要伤害你,就必须先摧毁我,我也没把握他这次下手是有多狠,所以有些话我想最后再对你说yi遍:房小菱,天然呆,谢谢你出现在我生命里,我爱你!”

    说完,陈梓弘便再没有犹豫,直接将手中的汤匙送到了嘴边!

    观众席上,yi直坐在角落里看着yi切的屠丫丫立刻颤抖了身体,伸手紧紧捂住嘴才能阻止自己发出声音,她的身边,陈影缡也是紧紧地握紧了拳心,但他也只是静默着,眼睁睁看着儿子喝下了汤匙里的暗红色汤汁,这才拿起对讲机开始说话。

    房小菱从听见陈梓弘开口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时,就已经预感不祥,却实在不懂他为什么喝下汤匙里的汤汁时会有这种‘甘愿’的眼神出现。那些汤是她和丁夙yi起亲手炖的,她之前喝过好多口,就是红酒也是她亲手去拿来,然后亲手打开的,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正在满心疑惑着,喝下汤汁的陈梓弘立刻出现了呼吸困难,唇色青紫的中毒症状,站不住的他只能扶着桌子才能让自己不至于立刻倒地不起。

    “混血猪,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你这是怎么了?”

    “喝下有砒霜的汤当然会是这种反应,他现在虽然还能死撑着站着,估计意识已经模糊了,不出半分钟,他yi定会昏迷。”

    “砒—砒霜?怎么可能,这汤---”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这汤没有毒,红酒也没有毒,甚至汤勺也没有毒,但是装红酒的杯子却用浸过砒霜的毛巾擦过很多遍。这个男人看来还真是爱上你了,明明已经猜到汤有毒还是肯替你去死,好吧,既然他那么有种,我也就满足他的遗言,彻底放过你!”

    “你竟然真的会在汤里下毒,为什么?”

    “因为你和她yi样是个虚荣的贱女人,你根本不爱陈梓弘却还是不舍得离开奢华的生活环境,我劝过你很多次,也yi次次给你机会,可惜你都放弃了,所以我决定惩罚你,反正你这条命也是我救的,我随时有资格要回来。”

    要不是亲眼看见,亲耳听见,小菱怎么都不会相信,丁夙,这个她已经当做唯yi好朋友的丁夙竟然会是那么可怕的疯子。

    望着已经昏倒在地上的陈梓弘,看着他已经闭紧的眼睛,看着他青紫的唇角出现的白沫,小菱的脸色只剩下苍白yi片,那个曾经出现的梦境立刻重叠在眼前。

    “最后,你还是亲手杀了他,小房子,你真够狠心。”“为什么要那么做,你不是很爱他吗?为什么要亲手杀了他?”

    “他已经爱你爱到愿意为你去死,你还不相信他的心吗?”

    “是你杀的,不是我!是你亲手杀了他,是你,是你------”

    警察,救护医生,担架,手铐,yi声声貌似叫自己的呼唤----

    小菱再看不见yi切,也听不见yi切,她的眼中只有那个始终躺在地面上紧闭双眼的男人,只有很想靠近却寸步难移的绝望。

    当眼中的那个男人终于还是被抬上担架带走,消失在小菱的眼中,她便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知觉,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意识,她的yi切,都随之毁灭了----

    正文 大结局e

    大结局e文/涅槃灰

    【尾声】

    2个月后,在安陵寒的巨型纯白游轮上宾客云集,无论在甲板上还是船舱里,或者在船舷边静候登船的全都是盛装打扮的豪门贵胄,在游轮码头通道入口处,再度挤满了媒体,里三层外三层的见缝插针布着阵,不停地拉着长焦距对着走下豪车步上红毯登船的嘉宾闪着镁光灯。

    不仅娶到了黑帮第yi把交易蒽叔的义女,黑道第yi大小姐甄依妍,还力胜浪子哥商勒彬和混血王子陈梓弘,得到了海吾吾的青睐,为其专心设计专属婚纱,又在地产招标中力拔头筹,得到了yi本万利的黄金地块。

    这个三喜临门的劲爆消息让莫熙帆顿时成为了媒体和网络的新宠,到处都是这个黑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